附近上门会所

  • <code id="ay8ce"><option id="ay8ce"></option></code>

    償二代壽險標準測試收官 資本溢額預估釋放5000億

    發布時間: 2014年11月05日

      “我們連同風控和投資部門正起草一份報告,讓董事長更加理解‘償二代’設計背后的邏輯?!?1月4日晚,一位大型壽險公司總精算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要領導給資源不難,關鍵是‘償二代’影響到決策層對未來產品、投資戰略的判斷,如何利用最低的資本創造最大的價值?!?/p>

      3個月,4套方案。11月3日,各人身險公司收到“償二代” (即以風險為導向的償付能力監管體系)壽險一支柱技術標準測試稿預通知。在前面兩輪測試的基礎上,負債端選定了“750天移動平均+終極利率法(一輪中方案三,二輪中方案一)”方案。

      “測試的工作量實際上并不大,壽險公司相關部門考慮更多的是,一方面如何讓領導層深入理解‘償二代’而非僅當作日常監管政策的調整?!鄙鲜隹偩銕熣f,另一方面,“與現行條件不同的是,‘償二代’將風險拆分計量后,我們正在找一種合適的方法,計算出公司每一種產品的具體資本消耗成本。這樣才能清楚地知道未來的主打產品類型。這是目前最大的工作量”。

      21世紀經濟報道獲悉,依據第二輪測試方案的結果,全壽險行業預估實際資本約有1萬億規模釋放,最低資本要求相應有5000億左右增加,最終資本溢額(實際資本減去最低資本的差額,或稱償付能力溢額)的增長預計在5000億左右。

      “實際上在測試中,對應的負債端準備金直接要求減少了,實際資本增加,但更多的風險計量體現在了最低資本要求上,所以最低資本增加了5000億?!碑斎?,一位參與“償二代”項目的壽險精算師對記者稱。償二代與現行監管規則相比,最大區別就是資本要求更好地反映了公司業務、投資及經營管理等多方面的風險情況,與公司規模不再直接掛鉤。

      從公司規模來看,“償二代”測試中,整體上大公司和小公司的償付能力相對上升,而中型公司平均看來是下降的。從業務結構來看,(長期)傳統險占比高的公司其償付能力是上升的,反之下降?!白詈筮x定的方案,并沒有刻意針對大小公司,而是完全以風險為導向?!?上述精算師說。

      有效識別、計量風險,并將之轉化為資本要求和約束標準,是保監會執行監管的核心要素?!皟敹眴邮抢锍瘫录?,近期保監會關注的全行業信托投資“體檢”、保險資金投后五級風險分類管理等,均引導行業在風險控制上增加重心。

      償付能力影響有別

      最近一周,“償二代”下集團監管標準、壽險定量監管標準、三支柱信息披露標準等正密集公開征求意見和組織最后測試?!皟敹蹦_步臨近,“這不止是我們精算、投資、風控和產品幾大部門的事,它甚至直接影響著公司未來的戰略決定?!鄙鲜隹偩銕煆娬{。

      對壽險而言,實際資本方面,認可負債中的準備金計量與資本要求的計量較“償一代”有很大變化?!艾F在對準備金的要求主要是一個與規模對應的固定值?!畠敹龅氖菍蕚浣鸺白畹唾Y本的計算框架打開,各量化風險都很清楚在資本要求中識別并體現?!鄙鲜鼍銕熑耸空f。

      “從第二輪測試起,折現利率的測試方案就引入了終極利率的概念。這對長期傳統險業務是一種利好?!彼f,這意味著壽險公司的產品結構中,長期壽險占比越高,償付能力充足率的改善越大。本輪測試,終極利率的起點由15年改為20年,終點由30年改為了40年。

      而對高現價類產品,根據“償二代”方案會對償付能力充足率有不利影響。一方面公司要短期內達到高投資收益,則需要做高風險投資,也就推高資本要求;另一方面,短期萬能等理財類險種對公司幾乎沒有內含價值貢獻,盈利能力下降減少實際資本。

      “所以壽險公司需要在產品結構、投資配置上做自我評估和調整。投資較為激進的公司要么做結構調整,要么補充大量資本金?!鄙鲜鋈耸糠治龇Q。

      新增評估時點

      此輪測試要求有兩個評估基準日,即2013年12月31日和2014年6月30日,還以前者作為基準日進行壓力測試。

      一位壽險公司風控部門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稱,之前兩輪測試都以虛擬低利率環境來測試“償二代”各方案對外部利率變動的敏感性,而此次測試則以新評估時點的實際情況為基準進行測試??紤]到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市場、行業等較去年底都有一些變化,該測試方案還是比較有實際意義的。

      2014年以來,國債收益率曲線整體而言呈下降的趨勢,在此輪測試的第二個評估時點6月底,國債收益率曲線較2013年底已有較大下浮,如5年期國債即期收益率已下浮約62個基點。

      但由于負債折現率采用750天移動平均,變化不大,反而整體有所上浮(約10bps)。因此,不考慮今年上半年的新單、給付、投資調整與注資等經營情況,預期在該時點下,各公司實際資本應較2013年底有所增加(非持有到期固定收益資產增值,而負債略有下降)。

      考慮到前半年的行業實際經營情況,尤其是第一季度銀保規模沖刺等,最終結果還要看行業測試情況。

      利率敏感度提高

      上述風控部門人士分析稱,該方案的主要特點是償付能力指標對于利率的變動較敏感。

      三輪測試方案下,資產中只有非持有到期的固定收益資產的認可價值才會隨利率上升(下降)而下降(上升),而負債則基本上都會隨利率上升(下降)而下降(上升)。

      上述風控部門人士續稱,也就是說,只有部分資產能夠抵消負債方的不利變動(主要是利率下降時,負債升高,而資產只有一部分,一般是較小的一部分會升值,因而可能出現實際資本即資產減負債的大幅下降)。這一點,可以從前兩輪測試的結果中看出來——比如低利率下,償付能力充足率不達標的公司數目有較大的增幅。

      但他認為,負債采用750天移動平均而不是評估日當天的利率曲線,在相當程度上可以減少上述情況的影響。因為負債折現利率的變動是一個長期的平均值,因此其波動幅度一般情況下會低于市場利率的變動幅度?!氨据啘y試的這兩個時點之間,負債折現率曲線與無風險收益率曲線的變動方向相反而幅度差異很大,也就反映了這一點?!?/p>

      三個月前,最開始的四套方案概括而言,第一套方案接近“償一代”,第二套方案采用完全市值法接近歐洲Solvency II模式,第四套方案是“償二代”工作組自主研發的“剩余現金流”法。

      “幾輪測試下來,也通過公司報送意見反饋,第一套方案對風險反應不敏感;第二套方案不太適用現在尚未足夠成熟的中國保險市場;而第四套方案更強調資產負債匹配,但現在保險公司在做投資時,客觀上也存在長期投資的限制。這套方法還需要繼續論證和觀察?!?/p>

      上述參與償二代建設的壽險精算師解釋稱,“目前看來這第三套方案,即資產端采用會計賬面價值計量方法,負債端采用‘750+溢價’模式是相對較科學反映風險,并有利于長期傳統險配置的”。

     ?。?1世紀經濟報道)

    關閉
    附近上门会所
  • <code id="ay8ce"><option id="ay8ce"></option></code>